蔡暉 製圖
  本報記者 繆眎眎 劉宏宇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往越野車後備箱里搬運老虎屍體。發生在市區江濱路的這件奇聞,成為今年年初最具爆炸性的新聞之一。
  溫州人楊某今天將站上鹿城法院的被告席,他成為這條販賣東北虎黑色交易鏈條里第二個出庭受審的嫌疑人。在他之前,江西撫州人王某已因犯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被鹿城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7年6個月,並處罰金5萬元。
  楊某是將虎屍販運到溫州的關鍵人物,隨著他的到案,經警方5個月的全力偵查,他的上家一個個浮出水面。
  本報記者從鹿城警方處獲悉,目前整條非法販賣鏈條已基本明朗,虎屍來源已經確認。該虎屍來自有“中國馬戲之鄉”之稱的安徽宿州某馬戲團。3名宿州籍嫌疑人已被鹿城警方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另一名嫌疑人向宿州當地警方投案,還有一名嫌疑人已上網追逃。
  昨天,鹿城警方向本報記者披露了案件偵辦始末。
  警方破案的過程,是順著嫌疑人的層層交易過程,一層層倒追上去,一名名嫌疑人陸續到案。為了方便讀者閱讀,本報記者根據這起非法交易發生的時間順序,解剖這5次交易,揭開這起特大販賣東北虎的黑色利益鏈。
  第1次交易

  交易價:15萬元
  安徽宿州埇橋區,以精湛的馴獸技藝而著稱,當地有300多個馬戲團,占據了全國市場2/3的江山,從業人員上萬人,登記在冊的老虎就有數千隻,有“中國馬戲之鄉”之稱,2008年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正因如此,一些野生動物非法交易分子的貪婪目光,盯上了馬戲團里馴養的老虎。
  當地男子吳某(外號吳胖子),經營著一家馬戲團,這隻死老虎正是從他的馬戲團里流出的。
  吳某對當地警方稱,老虎是之前死的,死因是疾病。他把虎屍冰凍起來,打算悄悄出售,也給圈裡人放出了風。
  今年1月,吳某接到當地人郭某的電話,說有人想買虎屍,她想居中牽個線,賺個介紹費。
  經討價還價,雙方約定以15萬元交易。
  第2次交易

  交易價:18萬元
  購買虎屍的也是當地人——馮某和王某某夫婦,他們之前也經營馬戲行業。
  馮某夫婦購買虎屍,也不是自己用,而是一個當地人尹某問他們有沒有“貨”,他們自己手頭沒有虎屍,又想賺差價,就通過郭某聯繫上有“貨”的吳某。
  之後,馮某夫妻以18萬元將“貨”轉手倒賣給了尹某。
  第3次交易

  交易價:19萬元
  尹某同樣是名二道販子,之前從事過馬戲行業,認識很多馬戲團的負責人,倒賣野生動物的圈子內很多人都有他的聯繫方式,哪個老饕想吃難搞到的野味,野生動物販子們往往會聯繫他。
  今年1月,尹某接到一個電話,打電話的人是溫州人楊某,問他之前說自己能搞到老虎,是不是真的?有個客戶想買整隻的老虎。
  接到楊某的“訂單”,尹某挨個聯繫圈子裡的人,很快有了反饋——馮某有“貨”。他把信息反饋給楊某,經討價還價,雙方以19萬元成交。
  1月5日,楊某從溫州坐火車到宿州,第二天,尹某來到與馮某約定的地方,把老虎屍體運走,隨後,他帶著虎屍和楊某交易。
  買到老虎後,楊某花5000多元雇了一輛貨車把老虎屍體運到溫州。
  第4次交易

  交易價:25萬元
  楊某與王某談好的交易價則飆升到了25萬元,為了確認王某真心要“貨”,雙方還約定支付了10萬元定金。
  1月8日上午,楊某帶著虎屍,開到溫州,打電話和王某約定,在市區江濱東路東港雲天樓對面交貨。
  虎屍被裝在路邊草叢中一個紅白藍編織袋內,正當兩人艱難往王某車上搬時,意外“邂逅”了去訓練場的溫州特警,被高度警惕的特警隊員發現疑點,自此案發。
  楊某逃離現場,王某被當場抓獲。楊某逃跑後,被他學廚師時的師兄弟伊某藏在了連襟位於青田的家中,伊某和其妻子留某也因為涉嫌包庇罪,被警方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未發生的第5次交易

  交易價:30萬元
  這層層交易緣起去年年底的一個電話。在溫州市區經營野味的江西撫州人王某,接到河北唐山老客“阿斌”的詢問。問他有沒有辦法搞到老虎。王某沒搞過老虎的買賣,但想起之前一個同行“阿輝”說過,能搞到老虎,王某決定找“阿輝”問問,有的話就轉手倒賣,賺取差價。
  “阿輝”就是溫州人楊某,他通過尹某得知有貨,就回覆王某。王某與“阿斌”談好,一隻老虎售價30萬元。之後,“阿斌”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向王某支付2萬元定金,讓他將老虎送到唐山,具體交易地點等到了唐山再聯繫。
  但這起交易隨著王某的落網而中止。
  對於“阿斌”的真實身份,是否已到案,警方稱“案件還在偵查中”,未明確給出答案。“阿斌”是不是這層層交易鏈條的終端?目前還不得而知。
(原標題:從15萬元到30萬元 一隻虎屍被層層轉手倒賣)
創作者介紹

徐子珊

pnbxs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