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智庫專家、特約評論員 陶短房
  【一邊倒的大選】
  憲法第三條將許多競爭者排除在外
  僅剩的兩位實力對手宣佈“其實我也支持巴沙爾”
  6月9日,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頒佈大赦令,宣佈自2011年3月起至當日止,敘利亞人所犯下的“一切罪行”都將獲得赦免。這是2011年3月敘利亞內戰爆發至今,巴沙爾所宣佈的第五次、也是最“寬大為懷”的一次大赦,其背景,則是6月3日完成的所謂“多元化大選”。
  2011年,“阿拉伯之春”蔓延至敘利亞,並迅速演變為迄今阿拉伯世界最殘酷血腥的內戰,當時反對派氣勢正盛,國際輿論對巴沙爾也十分不利,許多觀察家認定“巴沙爾熬不滿任期”,所謂“選舉”不過得過且過的空頭人情。然而3年過去,儘管內戰仍未平息,外界壓力依舊沉重,但巴沙爾的政府軍卻已開始掌握內戰主動權,最艱難的日子似已過去,被認為“不可能進行的大選”居然進行,且巴沙爾也順利地參選、獲勝。
  正如法國里昂大學著名中近東問題專家法布裡斯·巴朗什的分析,敘利亞2012年憲法第三條將大多數有競爭力的候選人排除在此次大選之外:根據憲法第三條,總統候選人本人、父母和配偶必須都是敘利亞人,參加大選前需在敘利亞領土上連續生活至少10年。照這條規定,幾乎所有阿薩德家族內的失意政敵和活躍一時的各派反對派領袖都被自動剔除在外,因為他們差不多都有不短的海外流亡史,有些甚至長期生活在海外。憲法規定總統候選人必須獲得敘利亞國會至少35名議員的聯名支持才能成為“真正的”法定候選人,敘利亞國會共有250個議席,其中159席為執政黨——敘利亞阿拉伯複興社會黨所擁有,“獨立議席”僅有區區89席,一名議員又只能簽名支持一位總統候選人,這意味著除巴沙爾之外,最多只會有兩名挑戰者真正具備“放馬過來”的資格。
  6月3日的選舉也確是如此:官方宣佈投票率高達73.42%,這雖然趕不上2007年的95.85%,但在戰火紛飛的當下,也已是令人瞠目的高投票率了,而巴沙爾得票率高達88.7%,兩位對手——敘議員馬赫·哈賈爾和前政府部長、商人哈桑·努里,得票率分別僅4.3%和3.2%。這兩位“對手”雖努力作出“放馬過來”的競爭狀,但尚未投票就宣佈“其實我也支持巴沙爾”的姿態。
  【關不上的大門】
  敘邊界線和邊防口遭反對派控制
  各色外國人隨意進出敘境內
  很顯然,巴沙爾如今已自信到足以有精力搞這樣一次選舉,並通過大赦和演講,來鎖定自己的勝利形象。他宣誓就職的日期是7月17日,在那之前,類似的勝利場面,恐怕還會一再重演。
  然而今日之敘利亞畢竟已非同既往,如果說,2007年巴沙爾可以關起門來慶祝自己的勝利,如今這扇門他已經關不上:反對派武裝雖屢吃敗仗且四分五裂、甚至相互仇殺,但散則不強,聚則不弱,巴沙爾並沒有“底定乾坤”的實力和底氣;由於相當長的邊界線和許多邊防口岸仍為各路反對派武裝所控制,形形色色的外國人可以在大馬士革當局控制之外進出這個國家,甚至,在政府軍這一邊,也同樣有來自黎巴嫩、伊朗、伊拉克、巴勒斯坦等地的外國“志願者”,歐、美和阿拉伯世界許多國家也好,各路反對派武裝也罷,是既不會承認他的勝利當選,也不屑一顧於他的大赦的。
  當然,對巴沙爾來說,能熬到舉行大選並當選,本身就可算作一場勝利,但這樣的勝利,對他和他的家族意義本已有限,對飽受三年內戰之苦,已付出15萬人死亡和半數國民無家可歸重大代價的敘利亞國家、民族而言,就更不用說了。
  如今越來越多敘利亞人意識到,和平的恢復,才是當今敘利亞頭等大事,但在“大門關不上”的背景下,不論是巴沙爾的“多元化大選”和勝選,還是各路反對派及其國際支持者的不屑、嘲諷和“堅決鬥爭”,都不足以為他們帶來這一夢寐以求、最可寶貴的東西。
  (原標題:敘大選:為什麼又是巴沙爾)
創作者介紹

徐子珊

pnbxs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